冠军归属成闹剧!青岛马拉松:没想到“小丑竟是自己”

冠军归属成闹剧!青岛马拉松:没想到“小丑竟是自己”
2021年05月07日 18:41 战神娱乐返佣

  万万没想到,青岛马拉松冠军的归属,竟然成为一场闹剧!

  5月4日举行的青岛马拉松,是假期里最受关注的一场赛事,比赛最后时刻,赵长虹与黄永政两人并肩而跑,到了终点还是难分胜负,最终,赵长虹仅以微弱的优势率先撞线。

  按照惯例,赵长虹率先撞线,冠军非他莫属。但他的身份又有些特殊,他是赞助商特邀的精英领跑员,作为兔子,他有资格拿冠军吗?实际上,精英领跑员区别于普通的配速员,他能够机动的起到领跑作用,而且组委会发文特别解释,精英领跑员的成绩算作是比赛成绩,他有资格拿到冠军。

  意外的是,在颁奖典礼上,赵长虹站上的是亚军领奖台,黄永政反而成为了冠军,这是什么操作,跑友们都很迷惑。

  组委会公布的枪声成绩显示,黄永政的用时比赵长虹快了1秒,从后来的精确数据得知,其实是快了0.19秒,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?原来,赵长虹把领跑员的号码布佩戴在了胸前,有计时芯片的选手号码布戴在了背上,冲线时,黄永政的号码布更靠前,先被计时毯感应到,裁判是通过芯片得来的枪声成绩确定冠军归属,这才有了赵长虹先撞线,黄永政却得了冠军的局面。

  按照国际惯例,不管看什么时间,率先撞线的理应得到冠军,青岛马拉松却反其道而为之,指责的声音越来越多,组委会也坐不住了,于5月6日发布了一则公告。

  组委会在公告中也承认,自己是看芯片计时成绩判定黄永政是冠军的,这不符合世界田联的准则,赵长虹的有效躯干率先撞线,冠军应当颁给赵长虹。但问题又来了,仲裁委员会发现,赵长虹没有按照世界田联的准则佩戴号码布,应当被取消资格,所以他依然无法获得冠军,比赛名次递补,冠军还是属于黄永政。

  这样的结果,跑友依然不买账。赵长虹作为官方的精英领跑员,违规佩戴号码布是他的主观意愿吗?显然不是,他和其它精英领跑员一样,几乎每个人都把领跑员的号码布戴在了胸前,这是他们统一且自主的选择吗?显然是被要求这样做的。精英领跑员在国内马拉松本来就不多见,是赞助商联合组委会搞的宣传噱头,是赛事官方的一部分,组委会在自己宣传平台,也单独有过推文介绍,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是官方要求他们这样佩戴的。

  如今,组委会惩罚了犯错的选手,但他也只是命令的执行者,如果下达的命令本身就是错的,组委会为此又该负什么责任呢?退一步讲,犯错的不只是赵长虹一人,其他的精英领跑员,组委会为什么没有做到一视同仁呢?

  最先提出赵长虹违规佩戴号码布的是一些跑友,组委会“顺藤摸瓜”去查了世界田联的相应规定,也确实找到了处罚依据。但如果非要用严格的标准来要求各方,第7条还指出,要为每名运动员提供两块号码布,分别戴在胸前和后背,试问,有多少比赛能做到这一点?规则还要求号码布不能以任何形式遮挡,比赛当天下雨,不少人先是穿着雨衣跑,号码布或多或少被遮挡,这样是不是该被罚出赛道呢?

  青岛马拉松的冠军闹剧,其主要责任在于组委会,如果不是一开始用“业余”的操作搞错冠军归属,后面也不会出现这一些列的问题。这则处罚公告看似严谨公允,实际上是在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。

  青岛马拉松的冠军归属来回反转,伤害的不仅是选手,也损害了自身的公信力。当他们发出这则公告后,以为问题都会迎刃而解,可没想到,却把自己变成了“小丑”。

  (新浪跑步)

马拉松青岛闹剧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